意甲

战之皇 第三百七十章 第二重选拔

2020-01-14 11:44: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之皇 第三百七十章 第二重选拔

“时间已到,所有拿到十块以上玉牌的武者,捏碎你们最原先的那块玉牌,就是达到第二重选拔的地点,”果然,在刚刚进入第十一天的那刻,拿到神秘的身影,再次传入所有武者的耳中,

“但是,切记,若是你们当中沒有武者能够夺取十块以上的玉牌,还要捏碎玉牌,后果自负,”说完,这道神秘的声音再次神秘的消失了,

“嘿嘿,小子,控制这选拔的背后之人还真是狠,”在神秘身影消失不见的那刻,丹田之中,刀爷阴险的笑容也是响起,

“怎么了,刀爷,”

“小子,若是那些沒有夺取够十块的玉牌的武者,捏碎最原始的那快玉牌,只有一个下场,就是爆体而亡,”刀爷笑道,

而在接下來,莫无邪几人,已是一同捏碎了他们手中最原先的玉牌,因为他们的心早就是期待了,这金圣学府第二重的选拔,到底是什么,若是再和第一重一样的无聊,那么,就是不太好玩了,

而其实,这第一重之所以这样的简单,只是因为莫无邪他们几人的实力,已是达到了金光山脉北域之中的最强,而对于那些实力相当的武者,可以说是:每一块的玉牌,都是他们经历生死之战而夺取而來的,

刷,在捏碎玉牌的那一瞬间,莫无邪只是感觉到眼前一黑,一阵头晕的瞬间,好像是跨过一片大陆那么遥远,直接进入到了另一片天地之中,

眨眼一晃,映入莫无邪的还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山脉树林,看似表面一切平静,实则,莫无邪能够感受到那其中无尽的危险,因为,在这一刻,莫无邪不光是嗅到了整个金光山脉前來的天才,还有那些帝国的强大天才,

而发现自己只是孤身一人,莫无邪立刻也是明白了,恐怕那玉牌的传送,已是让他与大鹏等人分开了,随即的把他们传到了这片空间的任何地方,

“这里是皇者开辟的小世界,”这时,丹田之中的黄老道,“看來这大金极光帝国的控制着,为了金圣学府的选拔,还真是下尽心力啊,”

“小世界,”莫无邪疑惑道,

“小世界最原始的状态,也是这片荒陆之上的世界,”刀爷道,“只是强者用自己强大的实力,硬生生的从这片荒陆之上,分离出去的一块世界,”

“实力越强大的武者,分离出小世界,就是越稳定,与这片荒陆分离的越是彻底,”

“显然,大金极光帝国的任何一位皇者,还么有这样的能力,”刀爷继续道,“想比是他们联合起來,花费一些年代,才是分离出这片小世界吧,”

“这里,是一片独立的空间,”而在这时,那声神秘的声音,再次响起,“而这一次的考验和选拔,也将是决定,你们是否能够顺利顺利入你们心中的金圣学府,”

“而在这里,你们所要做的事情,就是猎杀地兽,每猎杀一只地兽,你们就会得到相应的积分,而这些积分,也将是你们能否进入金圣学府的唯一衡量,”

而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一道白色的光芒,随即也是沒入了莫无邪的识海之中,而随着片刻时间的读取这白色光芒之中的信息,莫无邪也是知道这一此的考验,是如何进行了,

猎取地兽:地阶四脉的地兽,算的上一积分;地阶五脉的荒兽,,十积分;地阶六脉的地兽,,百积分;地阶七脉的地兽,,千积分,而若是能够猎杀这小世界唯一的一头半步天兽,就是可以直接进入金圣学府,

然而,不要说那半步天兽了,就是以往以來,就算是地阶七脉的地兽,都是沒有武者能够斩杀,而想要斩杀的武者,也都是葬身到了那些地兽腹中,

而至于地阶四脉一下的荒兽,不好意思,你猎杀的再多,都是徒劳,

“这选拔要求还真是苛刻,”在读取完这信息之后,莫无邪的嘴角划过一丝无奈的笑容,这里,大多数的武者几乎都是地阶五脉和四脉,然而,只有猎杀地阶六脉的地兽,才能够真正的进入这一次选拔的行列,

“不过,这才让人心情澎湃,战意凌然,”下刻,莫无邪的嘴角,无奈之笑,已是转成邪笑之意,随即,他的手中,那些被他夺取过來的玉牌也是出现,

啪,啪,一瞬间,战气涌动,所有的玉牌就是剩下了一块,因为,从那信息之中,莫无邪也是知道,他每猎杀一头地兽,都会在他身体上的玉牌之中记录下相应的积分,而他身体上行的玉牌,已是沾染上他的气息,所有的积分都会被平分,不会聚合到一起,

“那么接下來,就是猎杀开杀了,”手掌一翻,手中剩下的那块玉牌消失不见,莫无邪兴奋的目光看着那茂密的丛林之中,浑身散发着一股血腥的味道,仿佛,他已是闻到了无数地兽的气息,

刷,身形闪动,莫无邪的身影也是快速的离开这一片区域,而在下刻,这片小世界之中,到处已是弥漫着地兽的惨叫之声,因为,所有武者的猎杀行动已是开始,

当然,武者的惨叫之声,并不比地兽的少,毕竟,从实力來看,参加选拔的武者,实力是处于劣势,并且,地兽已是有着成人的思维,它们不会坐以待毙,

轰隆,茂密的丛林之中,只是听见一声巨大的响声,随着一道巨大身影的降落,莫无邪略微消瘦的身影,也是从半空之中降落了下來,

“嘿嘿,十积分已是到手了,”看着地面之上地阶五脉中期,金角牤牛的尸体,莫无邪擦了擦狼狈的面孔,微微笑道,

刷,而在这刻,莫无邪也是能够感受到,自己储物手镯之中的白色玉牌,也是噌的增长了上來,一个鲜明的‘十’字出现,

“可惜,不管是地阶五脉初期,中期,还是后期,都是只有十个积分,”感受到玉牌数字的变化,莫无邪的也是可惜的叹了一声,

“火蓝,这头地阶五脉中期的金角牤牛就是交给你了,”下刻,莫无邪沒有在纠结,手臂甩动,燃烧蓝火的火蓝也是咆哮而出,直接仆到了那尸体之上,

沙,沙,而在这一刻,几道快速的脚步之声,也是随着而來,扰乱了莫无邪的心中那丝的平静,

“终于碰见人影了么,”示意了一下火蓝,莫无邪嘴角划过一丝的邪笑,微微道,“不过,似乎是來者不善啊,”

刷,刷,下一瞬间,五道青年身影直接出现在了莫无邪的面前,用着一丝的玩味的目光看着莫无邪,犹如看着四人一样,

“哦,地阶五脉中期的金角牤牛,”然而下一刻,看着地面之上那牤牛的尸体,中间地阶五脉中期的那位青年微微震惊道,五人先前眼中那玩味的眼神瞬间消散,被凝重之意取代,

而且,他们可不会愚蠢的认为,此刻莫无邪看上去是真正的地阶二脉后期的境界,毕竟,很多的武者都是喜欢隐藏自己的修为,扮猪吃虎,显然,他们遇见的就是这一种,

而在这刻,其余四位人影的目光也是看向了中间势力强大的青年,是在询问:接下來是给如何,是杀还是走,

“嘿嘿,几位來着不善啊,”看着五人瞬间变化的眼神,莫无邪的眼中也是微微一笑,轻声道,

“这位兄弟,你说笑了,”听见莫无邪的话语,中间青年道,“我们五兄弟,只是碰巧路过于此,听见打斗之声,就是连忙赶过來了,”

这刻,这青年心中也是一时决定了,因为,就算他是地阶五脉中期的境界,也是不可能够一人独自猎杀那头地阶五脉中期的金角牤牛,这也就是意味着,莫无邪的实力,可能在他之上,

“并且,我们五位兄弟是來寻求盟友的,”说着,这位青年的目光之中,也是闪着一丝不令人察觉的阴险笑容,

“哦,是么,可是,我怎么看着不像,五位好像是对我手中的玉牌有兴趣啊,”听见青年的话语,莫无邪无所谓的道,

“哈哈,怎么会,”青年笑道,“兄弟,一个能够提升自己实力的机会,有沒有兴趣,”

“我想兄弟也应该知道,若是靠着我们现在这样的实力,只是猎杀这地阶五脉的地兽,如何能够与那些帝国的天才武者竞争,”

“那么,我想知道,是怎样的一个机会,”听见青年的话语,莫无邪的心中,也是一丝的异动,道,因为这青年所说的沒有错,他现在的实力,对于那些帝国的天才來说,或许却是不够,

而且,在莫无邪的眼中,眼前的五人,若是算计他,那只是自讨苦吃,自取灭亡,

“千年钟乳石液,”看着莫无邪要答应的意思,青年人也是微微郑重的道,

然而在中间青年说出话之后,其余的四人都是用着不愿意的目光看着青年,不过,在青年的一个眼神之下,都是沒有在吭声,

而这刻,莫无邪的心中也是足够的震动,‘千年的钟乳石也,对于地阶之境的武者來说,无疑是至宝,足以让他的实力再次更大的提升,’

米易县妇幼保健院
北京爱育华妇儿医院
长沙牛皮癣医院哪家治得好
深圳治妇科疾病的医院那里好
九江妇科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