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武道玄皇 第四百五十一章 原本洁来还洁去(第一更)

2019-11-21 19:40: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道玄皇 第四百五十一章 原本洁来还洁去(第一更)

凌寒原以为自己想罢,白朗身上的藤条便能够解开,只是等了半天,一diǎn动静都没有。

凌寒有些疑惑,难道这“如意树”并不都能如意?凌寒也不管那许多,拾起脚下的“干将碧狮剑”就朝着捆在白朗身上的树藤斩去。

剑光过后,白朗身上的藤条应声而断,被削断的树藤在地上扭曲了一会儿,便不动了,而连在“如意树”上的树藤断口处,却流出了白色的液体。

那“如意树”遭受到了凌寒的攻击,树上的藤条顿时开始灵动,如同千万条蛇一般,密密层层的朝着凌寒卷来。

此时凌寒已不再想那么多,只是将那枝条当做了敌人,疯狂的挥舞着“干将碧狮剑”,将那些卷来的藤条斩断,一时间剑气纵横,断枝横飞。

地上的断枝越来越多,那“如意树”流出的白液沾了凌寒一身,但凌寒依旧不停手,只是凌寒猛然发现,被斩断的枝条又迅速的生出新的枝条,竟然是斩之不绝!

凌寒暗想:自(dǐngdiǎn)()己如此运气猛斩,总有力竭的一刻,还需斩草除根!回头看到那树下的根结,便猛地朝着那树根斩去。

“干将碧狮剑”削铁如泥,何况只是树根,凌寒一剑下去,那树根应声而断,而那“如意树”的根结一断,便如受到重创一般,千万条树枝竟开始发抖,那紫色小花的光亮瞬间暗淡,就连枝藤的攻击速度,都已然减慢。

凌寒心中一喜,看来这树根的确是那“如意树”的要害。于是凌寒运用起“抹草过花步”,绕着那“如意树”的树下,开始猛斩“如意树”的树根,不多时,地面上的树根便被凌寒尽数斩断,而每当凌寒斩断一根树根的时候,那“如意树”便抖动一会儿,根根枝藤也开始回缩,竟是将捆绑的众人一一松开。

到了最后,那“如意树”竟是发出了低低的哀鸣,再没有一根枝藤来攻击凌寒。

凌寒见“如意树”已经不再动弹,便将众人一一拖到树藤之外,当凌寒将最后一名也就是吕老爹拖到外面的时候,双臂已是没有了力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凌寒休息了片刻,首先叫醒了车神医,那车神医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道:“我怎么在这里,我不是在杏林堂么?”

凌寒喘了几口粗气道:“车神医,方才真的好险!若不是听到白朗的狼嚎之声,恐怕我们都会葬身于此!”

车神医疑惑的看了凌寒一眼,又看到众人都躺在自己的身边,问道:“凌小子,这是怎么回事?”

凌寒道:“车神医,小子也是不知,只是这棵树像是施了什么魔法,将我们都牢牢困住!您还是先救人!”

车神医听罢,见到了一地的乱枝与昏迷的众人,来不及多想,就从耳朵里掏出了玉针,想运气驭针,只是一运气才发现,自己的真气竟然空空如也,心中不由大惊。

凌寒依旧喘着粗气道:“车神医,方才小子的真气也没有,只剩下一diǎn力气!休息一会儿就能好!”

车神医听了,这才放心,于是便慢慢爬起,在每人的人中要穴上轻刺了一下。

“啊!我的九天灵鸩!”马神医大喝一声,也睁开了双眼,疑惑的看着车神医与凌寒二人。

“嘤咛”一声,露琼也清醒过来,看着众人,又看到了凌寒,脸上忽然荡起了一片红云。

同样起身的还有贾薇,竟然与露琼是同等的模样,脸色通红。但贾薇还是反应机敏,问道:“寒哥,是你救了我们?”

凌寒道:“没有,是车神医将大家救起的!”

天宝与柔儿都流着口水起身,白朗清醒之后,只是呆呆的看着露琼,像是有话要説,但并没有开口。那吕梁与单虎一起身,便要寻找猎叉,想是二人方才见到了什么野兽。

只有那吕老爹,脸色煞白,只是微微的睁开了眼睛,胸膛急速的起伏,并没有起身。

车神医一见吕老爹的脸色不对,立刻将吕老爹的手抓在手中,摸上了吕老爹的脉。吕梁见状,急忙伏下身问道:“车神医,我爹他怎么样?”

车神医的脸色凝重,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便将吕老爹的手轻轻的放在了他的胸前,起身对吕梁道:“小梁子,问问你爹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吕梁听罢,立刻哭倒在地,拉住了吕老爹的手道:“爹,你快醒醒,你不能死啊!”

吕老爹听到了儿子的哭声,眼睛忽然一亮,缓缓的抬起了一只手,将吕梁脸上的眼泪擦去,低声道:“梁儿,不要哭,爹能到这里,便了了一生的心愿!你要好好的给神医带路!记住……记住……报恩!”吕老爹説完,头一歪,便倒在了吕梁的怀里。

“爹!”

一声呼唤,震恻山林。

车神医背着手,不忍看到吕老爹就这样殒命,而马神医则喃喃道:“吕兄,小弟还要给你熬“百岁延年汤”呢!”

露琼听罢,也是心如刀割,眼泪如雨般落下,贾薇眼圈红红,呆立不动。

就连天宝与柔儿见到吕老爹驾鹤西去,也都不敢调皮,默默的看着依旧哭泣的吕梁。

“吕兄弟,节哀顺变!”凌寒走到吕梁身边,轻声道。

吕梁忽然起身,抄起了猎叉,大吼一声,竟是奔着那“如意树”一阵乱刺!

只听“轰隆”一声,那颗“如意树”竟然倒在地上。随着树根的崩出,竟是带出了根根的白骨!有人类的,也有野兽的,白森森的一片。

众人一见,无不惊诧,心中又无不后怕。若非是凌寒将大家解救,那众人无疑都将化为枯骨。

吕梁见那“如意树”已倒,一口恶气已出,回头又见父亲面容安详,便将父亲抱起,寻了一处宽敞之地,将吕老爹的遗体放下。

车神医走到吕梁身边道:“孩子,将吕兄葬了!入土为安!”

吕梁抹了两下眼泪道:“车神医

,我爹生前常説,待他百岁之后,不许土葬,只是将他的遗体带进苍山,寻一处野兽出没的地方安置就好!他説一辈子猎杀了那么多的野兽,都得还回去,不愿亏欠!晚辈只是依照我爹的遗愿……”説罢,已是泣不成声。

众人听了,也都暗自落泪。

车神医叹了口气道:“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足道,托体同山阿!吕兄能有这等胸襟,真是令老夫佩服!”説罢,便朝着吕老爹的遗体深鞠一躬。

马神医见状,也道:“吕兄放心,那“百岁延年汤”老夫定带给尊夫人!”马神医説罢,也深鞠了一躬。

凌寒露琼等人,都默默的来到吕老爹的身前,鞠躬告别。

吕梁待众人都拜别之后,便将吕老爹的衣衫尽数除去,工工整整的叠好,放在了吕老爹的遗体旁。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经微亮,吕梁对着父亲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之后,道:“爹,梁儿走了,您放心,梁儿定会带着二位神医,平安到家的!”

吕梁説罢,将吕老爹用了一辈子的猎叉朝着吕老爹的身边的土地用力的一叉,便如一个无字的墓碑,记载着吕老爹一生的经历。

随后,吕梁道:“二位神医,凌公子,我们出发!”

由于昨夜事发突然,众人所带的东西都在那里安营之处,众人只得先回到昨夜安营之处取物品。

昨夜的露营之处,篝火的火苗已经熄灭,炭灰只是微微的冒着青烟。

众人默默的拾起了装备,便又开始赶路。

一路上,众人又见到了许多棵“如意树”,只是那些树却没有攻击众人。凌寒有些纳闷,便问道:“二位神医,你们可听説过这“如意树”?”

马神医道:“原来这就是“如意树”!难怪我们会遇到凶险,真是侥幸啊!”

“钱子,你知道这怪树么?”车神医问道。

南阳哪家包茎医院好

衡水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深圳曙光地址

昆明治疗癫痫病费用

滨州治疗早泄方法

工作常备腹泻用药有什么
腹泻能用远大医药立可安
腹泻可以用远大医药立可安吗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疗腹泻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