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生存难度S级 第三十八章-古树行(三)

2020-01-13 16:21: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生存难度S级 第三十八章:古树行(三)

「这该怎么办呢。」我将精灵短剑收进包裹,避免吸引那些毛毛虫后,我呆坐在黑暗中皱紧了眉头,一想到前方还有一堆那种毛毛虫就感到阵阵恶心。

用火焰是肯定不行的,在这种密集空间用火焰肯定是烧光氧气窒息的后果,所以连照明都只敢用小火去照,而且还怕会因此引燃木屑,水气在这种密闭空间中极少,大概连个水球的份量都聚集不起来,土就更不用说了。

「如果是虫子的话,低温如何呢?」我思考了一下,谨慎地往前放出魔力,在我的眼中各种元素从剧烈的振动,开始慢慢地减缓,一眨眼睛后,周围的温度开始缓慢的降低。

我一边将温度降低,一边摸黑往前爬行了一小段,突然,我的手摸到一个带硬壳的球状物体,感觉起来应该是蜷缩起来的毛毛虫。

「宾果!」我在心里暗叫了声。

我一边制造低温一边谨慎地往前爬着,不时手上摸到一颗颗的虫球,这些虫子虽然恶心,但是仍然保有虫子的特性,对温度耐性较低,遇到低温的时候只能蜷缩降低身体机能保命。

「哈啾。」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我谨慎地停了下,还好虫子应该都冬眠了没有任何异动。我感觉到在低温下手脚都开始有点僵硬,移动的时候也更耗费体力,更别提为了保持低温使用的魔法力。

「不行,这个时候倒下就真的完了。」我努力坚持着,稍微加快了爬行的速度,我可以感觉到手旁都是一个一个的虫球几乎堵住我前进的路线,这个时候恢复温度肯定被吃个尸骨无存。

一想到自己全身爬满这种恶心的肥毛虫的景象,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本来想着说不定能留着的,没想到还是得用到。」我暗叹了一声,一边往前爬,右手一边探索了下腰间的小包裹,摸索了一下后拿出了两瓶药水,确认了下标示后,确定一个是水滴状的标示,一个是象征元素的火焰标示,我将这两瓶药水瓶口塞进嘴巴,然后用牙齿咬开。两瓶药水缓缓地流了进来,说实话味道并不是太好,感觉就像是前世的浓缩精力饮料一般,有股诡异的甜味,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好像也没办法要求太多。

吞下去后,一股热气缓缓的从腹中流到全身四肢,感觉身体状况恢复了一些,一些爬行造成的擦伤开始好转,另外感觉有一股冰冷的气息进入脑中,感觉精神清醒了一点,魔力也缓缓地回复着。

「啧啧。」我砸了下嘴,这个世界神奇的东西还是不少的,虽然回复药水仍然是刺激潜力,魔力药水大约是刺激精神跟魔力浓缩,不过这种情况下只要有用就谢天谢地了。我摸了下腰包,叹了口气,只剩下回复药剂两瓶,魔力药剂两瓶了,倒不是他们小气,而是仓促之间这种低级的药剂反而难找,太高级的药剂喝下去身体又受不了。

「还是太天真阿。」还是自己太小看这个情况了,能够让精灵国小公主都被困住的地方怎么可能可以轻松通过,早知道应该让他们把药水准备齐了,再准备个全身魔法装备,还不一路辗压过去。不过这也就想想而已,药水这种东西通常战斗的时候也不会有太多时间可以喝,而且效果也不是立即性的,带太多也没什么用。

继续往前爬了一段,感觉治愈药水跟魔力药水的效果要消失了,魔力又开始下降,疲劳感又开始涌现,正想着要不要再喝一瓶的时候,突然,前方不远处似乎有一片地方正散发一些光芒,感觉上比这里宽阔许多,有点像是通道的出口。

「糟糕。」我??暗叫了一声,因为看到类似出口的地方心里激动了一下,魔力没有掌控好导致热空气迅速涌进,温度很快开始上升,短短一段时间我可以感受到身边的虫子都开始慢慢抖动了起来。

「拼了。」我迅速的思考了一下,如果要把温度再降回去不但要耗费极多的魔力,时间上恐怕也来不及,所以也只有一个办法了……

「风刃……乱舞!」我放弃压制温度的想法,四周的热空气不断的流入让温度以相当快的速度开始上升,同时也因为我开始释放大量魔力的关系,我几乎可以感觉到在我旁边的虫子都迅速的伸展开来,并且将方向对准我打算展开攻击。

我左手往前一指,无数的小风刃无差别的往我前面飞去,同时我右手也拿出了精灵短剑,微光出现的那一刻直观的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感动,那种黑暗中的无力感确实事态不舒服了。微光照耀处只见无数的淡绿风刃飞舞着,黑色毛毛虫靠近的同时就被切成了碎末,连带着黑色的虫液飞舞着仿佛恶心的水墨画一般到处飞舞着。

我矮着身子四肢并用迅速地往前方爬去,偶尔用精灵短剑打掉一两只漏之虫。

「可恶。」我感觉右肩一痛,应该是被死角处的虫子咬到了。

这时我也顾不上了,再补上一个风刃乱舞后,干脆低着头勉强护住脸往前方爬去,结果是速度比之前快上许多,但是小腿,腰部跟背部都被毛毛虫攀上,利齿深咬入肉,剧痛的同时又带着种忍受不了的痕痒感。

突然,我感觉双手摸空,一阵失重感后是一阵坠落的剧痛。来不及环顾四方,我赶紧用短剑检查一下感觉剧痛的地方,只见肩膀处一只形貌恶心的黑色毛毛虫咬穿了我的皮甲正啃咬着我的皮肉,我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拉了一下发现毛毛虫咬的非常紧,随着我的拉动似乎又往里面钻了一点,钻心的剧痛让我忍不住哼了一声。

「该死。」我拿着精灵短剑,深吸了一口气连肉带虫ㄍㄨ了一个口子,把肉连同虫子割下,只见虫子跟着我的肩肉掉在地上,血液从肩内流出。我迅速的用随身的绷带包扎了一下,然后随手一刀刺死那只虫子,接着迅速在其他地方依样重作,当包扎完最后一个伤口后我已经满身冷汗,剧痛无比,却又带着让人恨不得在地上打滚的痕痒感,虫咬的地方流出的不全是鲜红的血液,反而血液中混杂着点腐臭果香的黑色浓稠液体。

我用发抖的手再度拿出一瓶治疗药跟魔力药随手灌入。

「怎么会……」我看着肩膀上的伤口,只见伤口缓缓的蠕动着似乎要愈合,但是却仿佛被黑色液体阻挡住了,血液止住了,但黑色液体却仍然不断从伤口中流出,仿佛脓液一般,同时腐臭也更加强烈,几乎要冲入我的鼻孔一般。同时我也注意到那些虫子的体液在沾到身上后就无法消除,即使用清水去洗仍然像是染料一般印在皮肤肉,同时一股隐隐然的痒感也从染印上传出。

上海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武汉肛肠医院电话多少
济南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重庆男科治疗费用
湛江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