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刀破虚空 第四百五十八章 血刀危矣

2019-10-18 21:11: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刀破虚空 第四百五十八章 血刀危矣

蛮荒塔,在这一次开,遭受到了毁灭性的屠杀。

原本每一层,都有着生物,虽然不是很强大,但却都是当世不在拥有的存在。

那些蛮兽,海兽,尽皆是尽岁月蛮荒塔自逝去的岁月保留至今,然而,这一切,都将堪忧。

此刻,蛮荒塔第五层,已经被雷炎斩杀殆尽,没有一尊生灵活着。

浩瀚尽的海水,尽皆化作了尽的血水,飘荡着浓郁的血腥味。

血海上,一头头身躯硕大的海兽以及瘦小的海兽漂浮着,然而那些,都是尸体。

整个血海,寂静声,就连血浪

,在面对此等杀伐,也停止了动作。

尽的血海,平静到瘆人。

此刻,蛮荒塔第五层出口,一行人迈步而出。

那些人,都骑着高大的灵兽,追风马。那些追风马个个健步如飞,身披金色战甲,流转着强大的气血。

在它们背上,尽皆有人,每一尊都身穿金色盔甲,不见岂容,尽皆手持大刀。

特别是带头之人,身上所披的战甲璀璨夺目,犹如一尊金色太阳一般,通体流转着金色霞光。

他并未动,只是出现在那,就让人有种膜拜的冲动。

那气势,强大的可怕。

“这是谁?居然造成如此杀伐,不会将第五层生灵都斩杀了吧?”

一人缓慢的说道,话语中,夹杂着一丝忌惮。

蛮荒塔,每一层都相当与一个小世界,想要部斩杀,也不是那么简单,没有强大的战力,是不可能做到。

然而,那带头之人,只是轻轻的撇了眼尽的血海,也不曾言语,向着第六层方向而去。

“战天,你也太狂了,总有一天我会取代你们两兄弟,成为战族至强之人,哼”

一行人末端,一人身穿紫金色盔甲,容颜被遮掩,法见其容。

此刻的他,正不怀好意的看着领头之人,手中大刀轻微的颤动。

尽的血海,一行人速掠过,一点也不疑惑此地的变化,就像没有发现一般。

然而,不就之后,一行人再次出现,这些人,乃是天一族。

此前的他们,在一处遗迹之中寻找遗留之物,耗了数十天,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然而自遗迹中走出,却发现眼前的一切都变了,所有人的心,都仿佛被掏空,双眼瞪大,充满了惊愕。

“这?我看错了吧?我们不会是被传送出去了吧?”

一人身穿白衣,额头上,眼睛不断的眨动,流转着惊愕的神色。

风吹过,血腥味浓郁到让人作呕,海水猩红,缓慢的流淌着,一具具浮尸飘动,被冲向岸边。

在他们不远处,一具具浮尸堆积成山,让人看着,心中发凉。

那等杀伐,实在是有伤天和。

“你没看错,这杀伐,足以震世。到底是谁,居然敢如此冒大不为,难道不怕塔灵镇压么?”

王根忌惮的说道,眼中世界沉浮,一抹血色贯穿世界。

他,乃是天一族,至强天资,注定会成为天一族历代强之人。

天一族的强大,不是在于单眼,而是在于传说中的双眼,天下为尊,人可敌。

如若不然,何以称为天一族——

“王根!你说这是人为的?那会是谁?敢如此杀伐?”

一人挥手,堆积成山的尸首瞬间莫入血海之中,恶臭味顿时被血海湮没。

随后,天一族之人向着蛮荒塔第六层速掠去,看着一望尽的血海,心中充满了忌惮,向前飞行的速度也了。

此刻的他们,心中很想看看,是谁造成如此杀伐,惧塔灵镇压。

这一幕,只有几人知道,大多数的人,都已经进入了高的层次。

而此刻,雷炎已经到了第五层尽头,在他的眼前,出现数道光点。

那些光点不下千万,布满整个虚空,犹如,一片倒挂的星河,荧光点点。

每一个荧光,都犹如一个世界,里面万物生长,凐灭生,不断轮回。

“这是?星点?居然是这种东西,若是能带走一些就好了”

看着外界千万道光点,血刀单手一翻,数道血链爆发而出,自雷炎体内钻出,锁住一道道光点,将之拖回体内。

星点,乃是星光的余晖,可以增强阵法的传送力量。

几乎大的传送阵,都有大量的星点存在。

“这么多星点,可以多拿一点就好了,构造传送两界大传送阵”

血刀遗憾的说道,看着那漂浮在虚空中的星点,眼中充满了不舍。

此刻,雷炎一步迈入其中,身躯顿时消失在蛮荒塔第五层。

瞬间之后,一白色人影紧随其后。

一场席卷蛮荒塔的杀戮,正在缓慢的逼近,血流可成海,尸体可成山。

一尊黑影在一处莹白色的世界乱窜,眼前,光的耀眼,仿佛没有尽头。

黑影一步百丈,速度之,让人咋舌,然而时间渐渐的过去,也不见他有所动作,就是一路的向前飞。

“迷宫么?莫非考验判断性?”

看着眼前一眼看不穿的白色世界,血刀陷入了思索之中。

眼前,白芒一片,除了白色,就没有任何颜色存在。然而这种地方,认清方向,乃是至关重要。

人,闭着眼睛走,会走成一个圆。而此地,就相当于人住了眼睛,想要明确的认定方向,很难,只能靠判断力。

“圆可为方,乱与始,取于意”

血刀思索道,看着不断前行的雷炎,不由得摇头叹息。

此刻的雷炎,正在不断的走着圆圈,而且越走越大,完偏离了方向。

然而,他又被杀意所侵蚀脑海,真灵只知道杀,想要引导他,几乎不可能,唯有以生灵引路。

“这下该怎么办?以生灵引路,万一杀了我怎么办?若不如此,让这小子一直呆在这也不是办法?”

血刀左思右想,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雷炎已被杀意执掌真灵,遇到任何存在,都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杀。

就算现在出现一尊魔主出现在其身前,依旧杀。

此刻的他,已经可以称之为杀戮的傀儡,只不过还有自己的意识,还未清醒而已。

“吼”

随着时间过去,雷炎始终法走出此地,双眼愈发的猩红,环绕周身的杀意,愈发的磅礴,让人惊颤。

那些杀意,宛若化作了实质,一尊尊黑色人影成型,在此地漫边际的游走,试图找出出口,然而却依旧如此。

“轰隆隆”

半天之后,雷炎动了,只见他挥起手中残刀,爆发出万千刀芒,斩向虚空。

一道道涟漪爆发而出,震颤此地,然而却依旧没有任何的效果。

“杀,杀,杀”

这一刻,他疯狂了,体内的力量似乎法耗尽一般,不断的劈打着,所有的力量在这一刻,尽皆被杀意引出。

九道光圈不断的旋转着,吞纳灵力,增强己身,九大窍穴开,尽血晶释放量血芒。

三大本源在这一刻,化作了一体,形成一道巨大的光柱,三道霞光璀璨耀世,随着残刀落下。

白茫茫的世界中,数道霞光爆发。

“轰”

就在此刻,一股巨大的反震力出现,雷炎瞬间被击飞,先前打出了力,似乎都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紧紧是瞬间,身躯上的伤口便布满了身躯,每一道伤口都足以见骨,有些骨头,都出现了丝丝的裂纹,黑芒游走,杀意钻入其中。

“好诡异,居然可以反震力量,不行了,必须做出决策,要不然,雷炎死定了”

血刀忌惮的说道,随后将如山一般高的血丹吞入口中,通体流转着浓郁的气血。

只见他一步迈出,出现在雷炎的眼前。

“杀”

感受着眼前浓郁的气血,雷炎起身,体内三大本源催衍到极致,修复肉身上的伤口,随后一步踏出,携带滔天杀意斩向血刀。

看着朝着他杀来的雷炎,血刀速躲避刀芒,向着前方速的掠去。

后方,雷炎紧紧跟随,手中的残刀不断的斩出刀芒,龙声浩荡。

“噗”

半天之后,血刀奈的中倒,肩膀,差点被斩断。

“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不让你接受地狱般的磨练,我就不叫血刀了。”

血刀愤恨的说道,欲哭泪,向着前方不断的飞去,心中只希望能够尽的离开这里。

时间渐渐的过去,血刀已经中了不止一刀,灵魂已经要消散,时隐时现。

相信,在挨上一刀,血刀就可以归天了。

“拼了”

看着后方被杀意侵蚀的雷炎,血刀头也不回的向着前方速的掠去。

“杀”

雷炎一声大喝,手中残刀爆发量杀意,携带一道道血色真龙斩向血刀。

这一刻,血刀危矣。

邵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蚌埠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江门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邵阳治疗宫颈炎方法

蚌埠治疗白斑病费用

心脏早搏属于哪种心律不齐
窦性心律失常多久能好
心律不齐属于心律失常吗
心律失常和心悸区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