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末世到修仙 第七百三十八章体内的争斗

2020-01-14 19:22: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世到修仙 第七百三十八章体内的争斗

心境平静下来,身上的痛苦模糊,精神高度集中之下,叶楚的灵觉便是越发的敏锐了,她在新、老剑元之间开始了第一丝融合迹象之际,便是敏锐的发现了。请大家看最全!尽管,这一丝的改变微不足道,几乎是薄如纸片般,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

带血的嘴角缓缓的勾起,叶楚的脸上顷刻间,浮现出了一抹欣慰的狞笑,因着看到了成功的可能,叶楚便是越发小心翼翼的运用着神识,引导着两股剑元缓缓的融合。

但,这一过程却是极为痛苦的,嘴角的笑意一闪,便是瞬息间变得扭曲难看,她的脸上没有了一丝一毫的血色,惨白的如同一张纸。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呼吸越来越粗重,她的肺仿似变成了一个极为残破老旧的风箱。那自她嘴角留下的血迹,从丝丝缕缕变成了一条蜿蜒不绝的小溪流,显然在这两股剑元的互相撞击,产生的余波冲击之下,她的内腑已经受到了极为严重的伤势。

这个融合的过程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楚只觉得时间已经过了很久,她终于坚持不住的吐出了一口夹杂着内腑碎片的鲜血,捂住了胸口猛咳了一阵儿,方才长出了口气,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脸色相当难看,泛着如同死人一般的青白之色,身体摔落在地,无力的抽搐着,喘息极为微弱,除了一双眼睛晶亮有神,如同星辰一般深邃闪亮,还能证明她活着。

好半晌之后。她方才积攒出了足够的体力,颤抖着一只手,摸出了一大把丹药,混乱的塞进了嘴里,抹了抹嘴角的血迹。捏了捏始终被她握在手中的玉剑,叶楚一按,缓缓的撑着地面,坐了起来。

浸透了叶楚鲜血的玉剑,其上的剑意尽数的消散了干净,越发的晶莹剔透。如水般温润。而,其上那道道的纹路不知何时竟是汇集成了一条,闪动着淡淡的光芒。

叶楚的双眸盯着玉剑上这条线,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对着玉剑的这种变化。双眸之中闪动着疑惑的光。把玩着手里的玉剑。叶楚默默的琢磨着这变化,却是颇为惊奇的发现,无论她怎么转动手中的玉剑。将玉剑…≥ǐng…≥iǎn…≥小…≥说,.2≈3.≯s_;转动到哪个方向,玉剑之上的那道线条都会随之而变化,始终指向了同一个方向。

那里……双眼微微的一眯,数道画面,快速的在叶楚的脑海之中闪动而过,那里,她毫不费力的便是分辨了出来,那里是曾经引起她注意的那道流光,坠落而下的地方。

“啧啧……”叶楚嘬着牙花子,此情此景,便是个傻子也猜到了,她手里头的这柄玉剑,同那道流光之间关系匪浅。换句话也就是说,她那得自于这玉剑之上的功法,也同那道流光关系也是很不一般,更别提那道流光还隐隐的对她有一种吸引力。目光飘远,叶楚眨了眨眼睛,心头暗暗的决定,那里,无论如何她总是要过去一次。

只是!叶楚望了望天边那遥遥的一个黑iǎn,微微的摇了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虽然她同那龙之间的距离,看上去是非常的遥远,但以那条愤怒应龙的速度,只要她敢踏出这石台,它便是可以瞬息而至,所以,不搞定这条已经盯上了她,想要把她扯成碎片的应龙,她就根本就不可能离开这座石台,想要探查那道流光最后的坠落之地,就是一个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梦想。

而且,龙本就有腾云驾雾的能力,这条应龙本就已经牢牢的掌握了制空权,它又是背生一双宽大的翼翅,速度更是奇快,再加上叶楚即便是剑意全开也无法破开极为强悍的鳞甲,简直是一个近似于无敌的存在,叶楚实在是难以想象自己要是有怎样的实力,才能将搞定这货。

深深的呼吸了数次,叶楚猛的一甩头,干脆利落的斩断了继续这种会叫人心生绝望无助的想象,现如今,眼下,她还是老老实实的一步一步来,先将体内的剑元尽数的按照七杀诀转换完全,解决了体内的隐患之后,再谈其他。

只是,叶楚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那过程真的是很痛啊!只要一想到这里,她的身体便是本能的微微缩了一缩,感觉到自己的勇气正在如同退潮的潮水般缓缓的消散,叶楚吐出了一口气,狠狠的一咬牙,猛的闭上了双眼,体内的剑元缓缓的运转了开来,那仿似千刀万剐般的撕心裂肺剧痛,再次汹汹的在体内蔓延。

一股锋芒毕露的气息,顷刻间便是自她的身体上流转而出,扯乱搅碎了她周身的空气,叶楚盘坐的身形略微有些摇晃,她体内那股旧的剑元虽然在新生剑元源源不断的冲击之下,已经有了溃散的势头,但,却还仍是有着一股死战不退的韧劲,坚持不懈的同新生的剑元冲撞绞杀着,汹汹的余波在叶楚的体内肆虐着,体内的伤势越发的严重了起来。

鲜血,止不住的自她嘴角汩汩而出,流淌而下,两道剑眉死死的拧紧在一起,仿似开启了震动模式一般,叶楚的整个身体颤动的越发厉害了,她觉得自己体内的血肉正在被一块块的剜割而下,剑元在皮肤之下冲撞着,一道道的青筋扭动而起,仿似要将她的皮肤胀裂开,剧痛在身体上汹汹的翻涌而动,似乎连头发丝都在泛着痛。

“噗!噗!噗!”一道道凌厉的剑元终于突破了叶楚皮肤的束缚,自她的体内汹汹的向外突破而出,涨起来了近乎透明的皮肤寸寸龟裂,道道狰狞的伤口外翻着,鲜血仿似喷泉般迸溅而出,瞬间自她的身体上淌落,在她的身体底下汇聚成了一滩。

“锵!”一道高亢清越的剑鸣声,骤然间在叶楚的体内锵锵有力的响起,叶楚的身体猛的一个哆嗦,那些旧有的剑元,完全放弃了阵地的对抗,自叶楚的经脉之中仿似退了潮的潮水般,尽数缩回了她的丹田之内,缓缓的缩了起来,慢慢的伸展扭曲,凝成了一道血色剑影。未完待续。

南阳市第九人民医院怎么样
安远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大连治疗阳痿医院
西宁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韶关男科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