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剑道师祖 第八百一十四章精简的神剑

2020-01-14 11:07: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道师祖 第八百一十四章精简的神剑

“太初之象?”,

陆鸿目中一动,异光闪烁。

语真点了点头,道:“混沌与洪荒之前的太初之象,盘古大神开天辟地时的天地初始,那是最原始的大道。可惜,我至今只见过太阴神剑,蚀阳神剑却早在大荒时期就已经失传了,传闻后世只有鲲鹏令计千秋练成过这一门剑法”,

“鲲鹏令计千秋?”,

陆鸿心中又是一动。

语真道:“不错,正是鲲鹏令计千秋,传闻他的死与巫族的尸桀女和圣女紫苑有关,而他死后尸骨归于东海之上的流波山;蚀阳圣剑极有可能就在流波山”,

陆鸿心中大动,他知道自己拥有鲲鹏令计千秋的气象,鲲鱼和鹏鸟之所以认他为主便与这气象有关;既然鲲鹏令计千秋曾练成过蚀日圣剑,那么要说后世还有人能练成这门剑法,那个人就非他莫属了。

若是先从语真这里习得太阴神剑,待太阴神剑大成后再乘舟出海,去往东海流波山取得蚀日圣剑的秘籍,届时太阴神剑与蚀日圣剑合一,复现太初之象,这世上还有谁是自己的敌手?

一想到这里只觉的心潮澎湃,恨不能立刻就让语真取出太阴神剑的秘籍。

然而语真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心头一凉。

“我曾去过东海流波山,想要寻找蚀日圣剑的下落,但计千秋死后那座岛就已经被封禁,岛外不仅有紫苑和计千秋布下的绝世大阵,还有十二头东海水魔兽拱卫,鲲鹏令计千秋乃是大荒自黄帝之后的第一高手,大虞王朝的擎天一柱,别说是我,就算古道门的道邪,慈心剑塔的剑祖联手也未必能突破十二头水魔兽的封锁,解开绝世禁阵”,

绝世禁阵,这四个字已经说明了一切。

古道门道邪,慈心剑塔剑祖已是当今神州最顶尖的高手,若是他们二人联手也无法打开东海流波山上的绝世禁阵,那其他人更不必觊觎这座岛了。

陆鸿一向是乐观的性子,但听她如此一说也觉得希望渺茫。

语真道:“虽然蚀日圣剑已不可得,太初之象也不可复,但若是能练成太阴神剑也够你受用一生了,我曾亲眼见过水月仙人施展过太阴一剑,东海碧波万顷,狂浪啸天,却都比不得这一剑之威”,

被她这么一说陆鸿的心又被勾了起来,手指蜷了蜷,缩了缩,道:“那...这门剑法你带在身上吗?”,

语真摇了摇头。

陆鸿白了她一眼,道:“说了这么多,还是在给我画饼充饥,要是我帮你虎口夺食,从真人身上取得太极图和阴阳镜,你却食了言,那到头来我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你食言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语真冷笑道:“呵,这可是你说的,你不要后悔”,

陆鸿不屑道:“这有什么好后悔的,是你想要人家的太极图和阴阳镜在先,我又不图什么”,

语真嗤笑道:“那本《太阴神剑》我虽然没有带在身上,但却背的滚瓜烂熟,研习的十分透彻,让你自己修炼就算练个十年八年也不见得有成效,我却知道修炼这门剑法的所有要点和关窍,只要我肯指点,就算是一块木头在短期之内也会有成效”,

陆鸿:“.......”,

他下巴又张合了好久,怔了一会儿离席下地,纳头便拜,道:“姑娘,是在下说错了话,只要姑娘肯赐教一二,和叶忘忧那两个牛鼻子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什么太极图,阴阳镜,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给你取来”,

“只要姑娘一句话,就算是整个南华派在下也一并挑了”,

......

对于他的无耻语真极其不屑,但却也没有过分为难他,让他去拿了纸笔将《太阴神剑》的序章给默写了下来。

陆鸿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门剑法必是真迹,其中神妙更是让他啧啧称奇,激动不已。

语真道:“我可以先教你太阴神剑,三天之内必有成效;真人和叶忘忧不日就到,以你现在的修为根基就算借助我的禁制胜算也不高”,

陆鸿笑道:“姑娘既肯赐教,学了太阴神剑后在下的剑术必会更上一层楼,那真人和叶忘忧不来也就罢了,只要敢来在下一定替姑娘教训他们”,

语真摇了摇头,道:“我教你的是剑术大师精简后的太阴神剑,虽可速成,但与真正的太阴神剑终究是有差距;只是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了,只能先修炼精简的剑法,真正的太阴神剑我稍后一并默写给你;只是你就算练成了这门精简的神剑对上他们胜算还是不高”,

“此前我测算时受到神算子后人的干扰,算的不完全准确;神算子的后人既对他们有所指点,想要把他们引入禁制中恐怕不容易”,

“神算子?”,

陆鸿不解地看着她。

他忽然发现与这个女子比起来,自己简直称得上是孤陋寡闻了。

但不管怎样,既然敢以“神算子”为号,那他占卜测算和干扰别人测算的本领一定是不低的。

语真只是略点了点头,并没有告诉他神算子是怎样的一个人。

陆鸿只能挠了挠头,道:“那可就有些麻烦了”,

语真冷笑道:“呵,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藏拙吗?你虽然剑术平平,修为根基也不算高,但身上却有一宗可以对抗太极图和阴阳镜的秘宝,只要你肯祭出它,我们对上真人和叶忘忧至少也有四成胜算”,

“只有四成胜算吗...等等,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秘宝的?”,

陆鸿又一次张口结舌。

他知道她说的一定是自己乾元袋中的千秋霸剑图,但这张图他一向视若珍宝,从不在人前展示,自然更不会让这个在他心目中来历极其可疑的女子知道。

语真冷哼道:“我说过,你在我的眼中没有秘密”,

陆鸿只能无奈地耸了耸肩:“好吧,但不管怎样,我还是希望你能替我保留一些秘密”,

“我尽量”,语真放下手中的细毫小笔,将刚写好的两张纸递给他,道:“现在,我教你这门精简的太阴神剑”,

榆次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咸阳市永寿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防城港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盐城白癜风中医院
河北专门治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