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补天道 五三四 乱花迷眼,武技消息

2019-10-13 00:04: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五三四 乱花迷眼,武技消息

定下了先天武技之后,孟帅对其他事情都有些索然无味了。

不过,四天号之后的放货,还是值得一看。

只见对面原本封锁的商铺,在一声吆喝声中缓缓打开,琳琅满目的商品晃花了众人的眼睛。

好多的珍宝……

兵器架上,十八般武器,各式封印器应有尽有。丹炉形状的药柜里,一排排贴着标签的药瓶紧紧相连。商铺一侧,各种珍贵的灵兽饲料堆得满仓满舵。还有项圈、灵兽卵、衣裳轻甲乃至珠宝奇珍应有尽有。

恍惚间,孟帅仿佛回到了前世的大卖场,一堆堆的商品上,只差一个“惊爆价”的标签。

因为好东西太多,反而显不出珍贵来。孟帅跟着人一起往前走,来到摊位上,眼前全是花花绿绿一片,几乎认不出东西来。

就见每个东西之前都放着一个标号,规矩类似暗标,喜欢什么就报个价,放在暗标的投标箱里,最后一起开标,东西现场拿走。

唯独丹药却不是,那一瓶瓶的丹药明码标价,交了钱立刻可以拿走。也是丹药同质化严重,不像封印器一个东西一个样,没有相同的,因此难免有纷争。丹药是一样的东西,不至于谁非要哪一瓶。

孟帅在旁边看着,现最热门的是封印区,每一件封印器都有不少人查看,投标。其次是灵兽区。他本来以为会很热门的丹药区反而不那么热闹。

他略一沉吟,已经明白。原来这次大会是为了大荒战场做准备,当然第一要紧的是买能用得上的东西。丹药之类是提升修为的,然而此时离着大荒战场已经不过数月,就算提升些许修为又有什么用?当然是买封印器更划算。而这里封印器都是有人竞争的,每个人预算有限,为了抢到心仪的封印器,其他的丹药只能往后放了。

其实四天号的丹药还不错,价格又公允,买一些伤药防身也好。只是孟帅不吃丹药,只选择了一些疗伤解毒的草药便罢了。

在封印器的摊位前转了一圈,孟帅摇头。自古道文人相轻,又説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总之大部分行业里,同行都是冤家。封印师也是一样。孟帅自从入了封印师的行,也不在外买封印器了。最多抱着学习借鉴的态度,看一下别家封印,让他再掏钱买封印器,他是不愿意的。除非那封印器绝妙非常,到了东方七色剑的地步。

当然即使是四天号这样的大手笔,也不可能把东方七色剑这样的封印器随便摆出来卖。

转了一圈,孟帅回到了灵兽区,买了几种灵兽饲料。他如今也是有灵兽的人了,这些消耗品都要常备。

除此之外,他又买了一个项圈,三环的。在百鸣山,除了先天武技之外,再难弄到的就是项圈了,除非立下功劳或者得长辈喜欢,还有就是外门转内门,内门升先天也有项圈奖励,否则除了一开始入门那个项圈,基本上没几乎得到新的项圈。

而一般的商铺,就算是大荒盟也很少卖高级项圈的。项圈本身类似于封印器,却是百鸣山垄断,连璇玑山也不染指这一块,一般的弟子搬出金山银山去,要很难弄到外货。

这里却有这么多。而且百鸣山允许四天号将项圈摆出来,也是説明他们和四天号的合作关系,已经相当密切了。

孟帅在晋升先天的时候,也得到了一个项圈,乃是五环项圈。这是上官度的好意,一般的驯丨兽师在这一步只能得到三环项圈。但五级灵兽又很难遇到,让孟帅用五级项圈捕捉三级灵兽,虽然把握大,却也不甘心。这五环项圈就和最开始的六环项圈一样,变成了束之高阁的摆设。他还得自己花钱买新项圈。

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孟帅觉得尚不满足,毕竟那些东西都中规中矩,他多跑几次拍卖会,总能买到,他想买一些平时买不到的。

找到一个四天号的伙计,孟帅问道:“你这里卖先天武技吗?”

那伙计一怔,还没回答,背后有人道:“我们这里不卖。”

孟帅转过身,就见薛明韵站在自己身后,刚才那句话就是她接口,语调很冷,几乎算得上不耐烦。

这还罢了,更让孟帅吃惊的是,在她身边,赫然站着一个文雅少年,正是黎佑生。

见到两人站在一起,男的英俊,女的秀美,好似一对璧人,孟帅颇觉没趣,只是考虑到自己对薛明韵也非爱恋,还有鸿鹄在前,压根儿没立场嫌弃,强压下了不爽,diǎn头笑道:“多谢薛姑娘提醒。”

黎佑生眼睛微眯,道:“孟师弟还在求取先天武技么?也是,先天武技本来就少,师弟一时没有也是寻常。我这里倒有几本多余的,我学不过来,师弟不妨来我那里坐坐,我拿给你看。”

孟帅呵呵一笑,道:“不必劳烦师兄了。”

黎佑生道:“劳烦什么?师兄照顾师弟,是我应该做的。”

孟帅打了个哈哈,正要告辞,就听薛明韵道:“我听説你住在杏花峰?”

闻言,黎佑生目中寒光一闪,孟帅道:“是啊,最近一直住那里。”

薛明韵道:“为什么不住在原来的地方了?你还下山么?”

孟帅心中一动,道:“暂时不回去了。不过你找人叫我出来,我会下山的。”

薛明韵道:“原来如此。”説着自顾自的走了。黎佑生跟在后面。在走之前,他再次看了孟帅一眼,眼中的森寒几乎无法掩饰。

孟帅转了一圈,也没看到什么东西,自己也觉得没意思,便先回去了。

当天晚上,孟帅正在给小八喂食,就听外面有人敲门,打开来一看,正是花燕燕。

花燕燕穿着一件薄纱衣服,半透不透的轻衫内,露出一痕白皙。一见孟帅开门,就往里面走,莲步轻摇,一扭一扭的,甚是妖娆。

孟帅眼睁睁的看她走了进来,一股香粉味冲进鼻子,差diǎn儿打了个喷嚏。当下把门一开,道:“不介意我通通风吧?”

花燕燕目光一转,道:“师叔,你可真是不解风情。开着门,好好的情调儿都顺着风跑了。”

孟帅道:“我和情调气场不和。师侄有事説事吧。”

花燕燕掏出一方手帕按了按唇上胭脂,道:“师叔好无情。怪不得山上的师叔师伯们都不跟师叔交往,您这样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白费了我特意跑来给您报信了。”

孟帅心中一跳,道:“那件事有消息了?”

花燕燕瞄了他一眼,道:“我説什么来着?果然是态度分明啊

。我若是个有脾气的,就冲着您这句话,就该拍屁股走人。”説着从袖中抽出一张信笺,道,“李师兄让我给您的。”

孟帅打开来看,道:“约我明天晚上下山取货?后天不就是宴会了吗?来得及么?”

花燕燕道:“您问我?”

孟帅道:“我没问你——好吧,我知道了。明天晚上准到。”

花燕燕道:“这就得了,辛辛苦苦跑一趟,不就是为了这么一句话么。我先告辞了。”

孟帅道:“慢走。”

花燕燕眼波一转,道:“慢走?于脆我留下来得了。”见孟帅皱眉,噗嗤一笑,手绢一撩,道,“呆子,你就是强留我,我也看你这木头不上。”説着一扭一扭走了出去。

等她走了,孟帅连忙关上门,抚了抚胸口,大感吃不消。他来到这个世上,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女人,也可能是他见识太少的缘故,很是不适。

不过……总算来了一件好事。

他打开帖子,再仔细看了一遍,道:“澄天降魔剑,听起来很拉风啊。”

花燕燕下了山,就见山上的屋子早就屋门紧闭,灯火也熄了,不觉得皱眉,道:“真是个傻鸟,同时少年先天,那差距怎么那么大?”

这时,就见山石后面拐出一个人,道:“花师妹,事情办妥了?”

花燕燕懒懒的道:“这么diǎn儿小事,还有妥不妥的?”

那人笑道:“也是。我还道师妹这一去,怎么也要半个时辰,没想到这么diǎn儿功夫就妥了。”

花燕燕眉毛一皱,随即露出笑靥,道:“李师兄,今天下来得早,时间还多着呢,要不要来我这里坐坐?”

李师兄咽了口吐沫,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我是真想去师妹香闺坐一坐,怎奈实在有事。黎师叔那里等着呢。明天,明天怎么样?”

花燕燕眼波一转,道:“明天……”突然杏眼一睁,迎头啐道:“明天老娘还没空呢。你算什么玩意儿,还跟老娘这里挑三拣四,仔细我剥了你的皮。快滚”説罢扬长而去。

李师兄擦了一把脸,闻了闻手掌,道:“好家伙,真够劲儿。可惜只顾着黎师叔,什么时候轮到我……嘿嘿嘿……”説着转身走开。

花燕燕妖妖娆娆往回走,嘴角全是满含春意的媚笑,脂粉气涌动在夜空之中,处处留香。她正走到一处拐角,突然,眼前一黑,胸口一疼,身子往后就倒。

黑龙江妇科医院
濮阳治疗睾丸炎方法
鹰潭治疗睾丸炎方法
黑龙江妇科医院哪家好
濮阳治疗睾丸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