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傲邪战尊 第二卷 烈焰煎熬傲寒霜 第四章 极冰寒泉

2020-01-17 20:53: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傲邪战尊 第二卷 烈焰煎熬傲寒霜 第四章 极冰寒泉

“啊!”

就在精神力松懈之时,体内灵丹异常突起。

一股磅礴的热流猛然从身体腹部出爆发。

战逍遥赶紧收敛心神,全力压制。

脑海处的神识之海,荧光大放,灼灼生辉。

片刻之后,终于压制住了灵丹的躁动。

呼!

战逍遥长出一口气,猛然,身体各处忽然传来一阵阵疼痛。

极寒天气下冻伤的部位,经刚才身体热流,此刻伤势完全爆发。

十指的疼痛锥心入骨。

服用下一些丹药后,怪异的是丹药的药性还未完全散发出来,从身体内部豁然散发出一种奇异的自然之力。

伤势竟然在缓慢的愈合。

精灵血珠?一定是了。精灵大陆的传承圣物,精灵血珠蕴含有自然之力,不仅可以探查蕴含自然之力的物体,还能够修复外部伤势。

看着此处平台,战逍遥回想着脑海中之前浮现的画面仰头朝天呐喊:“天不亡我,天不亡我。总有一天我还会再回去的。”

一个时辰过去,伤势竟然完全愈合,除了极度冰冷之外,手掌竟然完好如初。

战逍遥擒着匕首再度大踏步前行。

走寻良久,才走到了平台的尽头,竟然是一处垂直的山壁。

山壁上方满是‘雪葬花’和一些不知名的药材。

对于这意外的收获,战逍遥丝毫没有客气。

在等待来最佳的采摘时机后,将这些药草悉数全部采摘了干净。

平台上的风势更为剧烈,稍不注意就有被吹翻的可能。

再向上攀爬,更为艰难。

历经艰险,终于上的顶峰。

峰顶出了呼啸的寒风,竟然什么都没有。

眼前只有一片白茫茫的山峦,大小各异,形态万千,朝着远处蔓延开去。

忽然一座脚下山峰一处凹陷之地,闪烁出一道亮光。

凝视探查,竟然像是一小片潭水。

如此极寒之地怎么会有不冻的水洼。

战逍遥看准地形,迅速朝那片水洼攀爬过去。

转过一处冰雪覆盖的山刃,竟然是一条极其细小的水流不断从一处空洞流出,顺着山体倾流而下。

到处找寻一番,竟然发现了一个冰雪山洞。

一入洞内,极其猛烈的寒意立刻侵来,比之山洞外部不知要寒冷多少倍。

体内的异常再度躁动。

战逍遥强行压制下躁动,向着洞内进入。

洞内深处,已经全是光秃秃的石壁,各种奇异造型的石块矗立。

寒气更为浓郁,身体宛如一团僵硬的冰坨。

战逍遥知道,此处一定就是那极寒之地所在。

丝毫大意不得,精神力更是前所未有的高度凝实,压制着火灵丹。

身体外表的毛发已经冻的坚硬如铁,每行走一步,都极其艰难。

最为难过的是,衣衫硬如铁块,灵能竟然丝毫不能运转。

周身肌肤已经完全麻木,只能一步一挪机械式的朝里挺近。

山洞最里处,一小潭泉水,冷极必反,泉水水面竟然萦绕着阵阵雾气。

浓郁的水属性元素,充斥着整面潭水。

挪动到泉水水边,小心翼翼的探入一只右脚,瞬间一股更为冰冷的寒气顺着腿部侵袭全身。

战逍遥知道决不能拖拖拉拉,牙龈猛然一咬,一头栽倒进入泉水之中。

极度的寒冷瞬间过去,反而升腾而起一丝丝暖意。

战逍遥知道那是极度寒冷下,神经已经麻痹产生的错觉。

一进入泉水,身体立刻僵硬无法动弹,冰冷的泉水顺着口鼻,灌入内腑。

火灵丹立刻躁动起来,完全压制不住。

一股极其猛烈的热流,汹涌的从腹部升腾而起。

内部燥热,肌体外部又极为寒冷。

那寒冷瞬间就压制住了,体内的燥热,带着极度的寒气,将燥热逐渐驱赶回力量之源。

火灵丹更加迅速的旋转。

战逍遥知道,此刻最为关键,一旦压制不住,火灵丹将会毁灭。

乘着神经麻痹的间隙,战逍遥探出头来,靠在石壁上,盘膝而坐,竟然运转起了《锻体决》。

精神力大放的同时,死死压制着火灵丹。

一丝丝水属性颗粒光子透过,皮肤毛孔进入内腑,进入到水属性灵丹上。

灵丹蓝色光华更为浓郁,散发而出的光芒将整个力量之源内部彻底沾染上一层蓝色光芒。

火灵丹红色的光线逐渐暗淡,旋转也更加迅捷,极低抵御侵入体内的水属性元素之力。

额头訫出的汗水,立刻变成了冰晶,战逍遥裸露在外的头顶,已经被一层晶莹的冰晶层层包裹。

呼吸逐渐微弱,侵在潭水里的身躯逐渐没有了温度,就连心跳也如同随着寒冷被冻结。

思维也像是并凝固冻结了,宽广的思维空间逐渐被冰冷,被涌起的冰团慢慢占据,最终变成了一片黑暗。

这黑暗之中,只有无尽的阴寒和孤独,心脏的跳动声在这黑暗里清晰可闻。

强有力的心跳,已经变成十分沉缓,良久才传来微弱的一阵跳动。

战逍遥体内神识之海部位,此刻荧光光华更为浓郁。

不知过了多久,缓慢的心脏声竟然停止了跳动,战逍遥的呼吸也如同被冰冻住了,完全静止。

体内火属性灵丹,已经停止了转动,光华竟然完全暗淡,即可就要完全覆灭。

神识之海的莹白色的光华也逐渐减弱,即刻就要熄灭。

“记住,霞舞和我都在等着你回来、回来、来……”

突然,内心深入一阵幽沉的呼唤突然传来。

凤断山和凤霞舞关切的眼神交替出现。

寒冰山上战逍遥霸气一剑的身影,浮现脑海。

决不能就此沉寂。

如同已经静止的湖面,猛然投入一块巨石。

一股极其强大的求生欲望,猛然爆发。

宽广而黑暗的思维空间,柔弱的心脏跳动声再度传来。

这声音竟然越来越剧烈,直至恢复强劲有力。

火属性灵丹,再度旋转起来。

侵入体内的水属性元素源源不绝,蓝色的水属性灵丹,竟然完全变了,此刻如同一颗住满蓝色水液球体,蔚蓝而深邃。

就在此时,火属性灵丹再度汹涌爆发出一股强烈的异动,一股极其燥热的热流猛然从身体内部爆发而出。

两颗灵丹都在快速转动。

异动突然爆发,忽冷忽热的极端痛楚更为剧烈。

战逍遥一头栽倒在潭水中,不断挣扎。

极度凄惨的,惨嚎声不断响彻整个山洞。

精神力已经完全压制不住。

惨嚎声持续了阵阵一个时辰。

就在火灵丹就要爆发燃烧之际,蓝色灵丹,波的一声竟然破了。

灵丹竟然变成了一颗蓝色液滴,徐徐旋转。

就在这异变档口,火灵丹也平稳了下来。

战逍遥瘫软在了水潭边上,陷入了昏迷。

当战逍遥再度醒来之际,依旧是昏暗的山洞,自己仍就浸泡在寒冷的冰泉之中,只是浑然没有了寒冷之感。

精神力更加强大,山洞内每一个角落竟然都能清晰的感触到。

战逍遥伸出双手,两只手掌晶莹洁白,脉搏强劲有力,只是没有一丝热度。

战逍遥从极冰寒泉内站立起身,浑身腾起一团极寒水汽。

一道如冰般的幽冷从战逍遥的目光中一闪而逝。

战逍遥,运转起体内的火属性灵丹,一丝丝温度才逐渐从内腑升腾而起。

盏茶功夫,身体才彻底恢复了正常温度。

成功了,竟然成功了,我还活着。

“凤爷爷,我成功了。哈哈哈哈。”

极度欣喜的呐喊声回荡在空旷的山洞之中。

精神力视察内腑,内腑的异状令战逍遥赫然吃惊。

“不知道水属性试炼,目前是第几重?应该是第二重了吧。”

战逍遥从时空之匙掏出‘葬魂’,舞动着,只是灵能无法调用,无法试验水属性强弱。

盘算着时日,战逍遥一闪身进入了‘时空之匙’。

‘蚯蚓’依旧如同小蛇般大小,在水纹面欢快的游动着。

一见战逍遥进入,猛然跃起,盘付在战逍遥手腕上,一颗肉红色的头颅高抬。

“小家伙是不是想我了。”

小蛇竟然微微点了点头。

战逍遥盘膝而坐,对着小蛇说道:“异兽之上是灵兽,灵兽之上是神兽,再往上就是远古神兽,你呢,属于哪一种?”

小蛇只是盯着战逍遥,一低头一口咬在了战逍遥的手臂上。

“我去,你个小东西,招呼也不打。吸饱了,自己玩去吧。我要修炼了。”

练习完剑法的战逍遥,看着‘葬魂’剑身上一道道的裂纹,满眼热切,喃喃自语道:“竟然是觉醒二重。”

‘时空之匙’内一百四十个日夜过去,战逍遥重新出现在了山洞内。

“奇怪,我怎么竟然呆了140个日夜?难道是两个月开启时间相连了?”

十几日后,战逍遥来到了山谷外的结界出口处,正盘膝而坐的凤断山猛然惊醒。

两眼怔怔的注视着战逍遥。

“爷爷,我通过了试炼,通过了。”

凤断山蠕动着嘴唇,脸颊一阵抽搐,两行热泪汩汩而出:“遥儿,真的是你,你还没死。”

战逍遥一声耻笑:“这点困难怎么能难倒我。”

凤断山老泪纵横,一步踏来牢牢的抱住了战逍遥:“遥儿,你还活着,真的还活着。呜呜,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温暖的体温,慈爱的话语令战逍遥倍感温暖。

“爷爷,我还好好的呢。我还活着。”

一滴热泪竟然顺着战逍遥的面颊滑落。

拥抱片刻,凤断山推开战逍遥,再度仔细打量,疑惑的说道:“你的修为又涨了?你现在什么修为?”

“五灵珠六重。”

凤断山如同看待怪物般的看着战逍遥,满面极度震惊:“什么?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厦门市口腔医院怎么样
开远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成都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昆明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温州治癫痫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