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火影之战火重燃 第九章 甲贺仙丸 三

2020-01-13 15:20: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火影之战火重燃 第九章 甲贺仙丸 三

“砰!”

同样是“砰”的一声,就在朋彦的苦无刺到甲贺仙丸身上的时候,甲贺仙丸居然也消失不见,而朋彦刺中的只是一截短木罢了。

“切,居然还是被你使出来了——替身术。”见自己的攻击没有起到效果,朋彦的神色颇为不爽。

甲贺仙丸的身形在距离两人不远处显现出来,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强自笑了一下,説道:“勉勉强强吧,运气而已。”

甲贺仙丸这倒不是客气,刚才若不是在紧要关头,他超长发挥,结印的速度比平时快了一截,他是肯定会被朋彦的算计阴到的。

虽然很佩服对方的手段,但想到自己差一diǎn就中了尾田朋彦的算计,甲贺仙丸还是在心中暗骂道:“妈的,果然是没有最阴险,只有更阴险。我都演得这么卖力了,居然还是用分身术试探我,自己却用隐身术躲在一边。得亏是老子反应快,否贼还真要着了他的道。”

“喂!你们两个!”一旁的百差收起忍刀,抱胸而立,不满地説道:“我説你们两个,还能不能好好打了?你一个变身术,我一个替身术的,忒不爽快啊!咱能不能真刀真枪的打上一次?怎么都这么阴险呢?1”

虽然不是第一次跟百差打交道,但听到他的话,甲贺仙丸仍然是满脸黑线。他在心中暗自吐槽:“鬼百差这个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讲理,忍者在战斗中使用忍术居然还有错了?还有,什么叫我们阴险啊?合着您老人家背后下黑手、算计我这个单纯少年的时候,就不阴险了?”

“好啊,那就正经地打一次吧。”

听到朋彦的话,甲贺仙丸心中一惊,“他同意了,他同意了,尾田朋彦这个家伙,他居然同意了!?他不是信奉任务第一,尽量避免正面和人交手的么?他有什么阴谋,他有什么阴谋,快想快想,他有什么阴谋?”

丝毫不知自己的一句话,居然会在在甲贺仙丸心中激起这么大的波澜,朋彦接着説道:“马上就毕业了,估计以后也不会再有机会,那就正经打一次吧。”

“哈,那太好了!”闻言,百差抽出忍刀,摆了个战斗的姿势,大喝道:“仙丸,出招吧!”

谁知朋彦却摇头道:“不不不,鬼百差同学,我説的正经打一次,可不是咱们两个打仙丸一个人。而是……”

朋彦笑了笑,説道:“而是我们三个混战。”

“什么!”

“什么?”

百差和甲贺仙丸两人同时惊呼,只不过前者是惊讶,后者是疑问。

“我説朋彦,你没事吧?咱俩可是一组的,打什么打?”

“没错啊,不就是个模拟考么,失败了也没什么吧?既然今天大家都有兴致,那不如真真正正的打一场,以后这机会可不多了。”

“这……”百差有些犹豫,按着朋彦的説法,一旦打起来,那是非得分出胜负不可了。但自己经常跟他切磋,可是知道他有多难缠。如果真要来个混战的话,自己可没有把握能笑到最后。

“你看,以后外出做任务,这种事情应该很常见吧。一个任务怎么可能只有敌对双方呢?多方的争斗才是主体。咱们今天就当演练了。”

“这……算了,你説什么就是什么吧。”想了半天,百差还是觉得有问题,三方混战,还是正面战斗,这可不符合朋彦的性子。以他的性子,如果真的碰到这样的事情,只有“驱狼吞虎、独坐钓台”这些才会是他的做法。

虽然不知道朋彦具体是怎么想的,但承认对方比自己更阴险的百差还是决定赞成,因为这毕竟是个模拟考试,自己还真是不太在乎。

听到百差的回答,朋彦把目光转向甲贺仙丸,笑眯眯地问道:“那现在,仙丸同学怎么想?是准备一个打我们两个,还是跟我们一起来个三人混战?”为了加强筹码,他还指了指不远处的宝珠,又加了一句:“谁赢了,它就是谁的。”

听到朋彦的话,百差脸色突然变得很古怪,连忙咳嗽了两声掩饰。

瞟了百差一眼,朋彦接着説道:“怎么样?三人混战赢得概率,可比一对二赢得概率大多了。”

“我拒绝。”出乎意料的,甲贺仙丸并没有同意。

只听他朗声道:“我还可以选择放弃这颗宝珠,反正你们也追不上我。”

“逃跑可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人会做的事情。”

甲贺仙丸嗤笑一声,説道:“撤退和是否有担当可不是一码事。会送死的是武士,而我们是忍者。”

“那你连你的同伴也不要了?如果你赢了我们,我们可以告诉你同伴的位置,他现在还只是昏迷而已,去的晚了可就不一定了。否则,就算是你还能找到宝珠,他可是会被我们淘汰的。”

闻言,甲贺仙丸神情一冷,用不带感情的语调説道:“忍者,以完成任务为第一要务。不记得了嘛,尾田朋彦,这个道理还是你教我的。”

那是甲贺仙丸已经知道朋彦和百差在针对自己后的一次实战课。在历经千辛万苦之后,甲贺仙丸终于拿到了合格凭证。

在这之前,他躲过了朋彦和百差的偷袭,识破了两人设置的陷阱,甄辨了众多凭证的真假,但他最后还是失败了,失败在了最后的关头——上交凭证。

当时,当用变身术伪装成老师的朋彦向他索要凭证时,他没有丝毫的疑心,而是在终于将凭证交给“老师”后,长长地舒了口气。

不过当他看到解除伪装的朋彦,将本属于他的凭证交给老师时,他愤怒了,出奇的愤怒。毫无疑问的,两个人之间爆发了战斗。

但最终,他还是输在了朋彦层出不穷的手段下。

“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浑身是伤的甲贺仙丸躺在地上,满眼泪水地质问朋彦。他哭的是如此彻底,仿佛是想把所有的委屈都释放出来。

“因为我想让你认清一件事,忍者以完成任务为第一要务。而我现在的任务,就是让你认清一件事——忍者想要成长,出了‘血和泪’,别的都是扯淡。”同样浑身是伤的朋彦一边包扎伤口,一边淡淡地説道。

从那一天开始,甲贺仙丸就记住了这句话,记得很牢,很牢。

听到甲贺仙丸的话,朋彦沉默了一阵,开口道:“算了,宝珠你拿走吧。”

“嗯?”

“争了这么多年,临毕业了,总得让你赢一次不是?”

朋彦对甲贺仙丸笑了笑,与百差一同转身离去。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甲贺仙丸的嘴唇动了动,无声地説道:

“谢谢你。”

龙山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核工业四一七医院预约挂号
安徽知名牛皮癣医院
北京治不育不孕什么医院好
雅安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