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轮回永叹 第二百三十九章 除夕·除希(二十一)

2020-01-14 18:22: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永叹 第二百三十九章 除夕·除希(二十一)

无数正在进行,或准备进行轮回游戏的轮回空间里,所有人都看到了半空中那不可思议的画面。

画面中央的那个女孩,很多人都认识。妈妈——叶轻纱,落叶之纱的首领,曾被哥哥叶轻眠追杀而不得已成立了致力于反杀叶轻眠,结束淘汰死亡的组织。

如今,手握着破梦之刃的叶轻纱,将手中的武器深深的插进了叶轻眠的心脏。

“反叛者叶轻眠,盗取轮回能量,扰乱轮回游戏秩序,今我以监察者之名,宣判其有罪并处以死亡刑罚,处刑者——叶轻纱。”画面中,监察者希居高临下的说道,“望诸君切记,轮回法则神圣不可侵犯。自今日起,淘汰死亡限定解除。”

无数世界里,画面消失了,但是似乎所有人都陷入了疯狂。

叶轻眠死了?那个引起了淘汰死亡的叶轻眠死了?那么就是说,即使今天失败了,也仅仅是淘汰离开,重新过会平凡幸运,不再有轮回游戏压力的日子了?

这一刻,似乎所有的候选者都忘记了所在的环境,哪里还有什么敌人和对手,哪里还有什么轮回游戏?一切都变得美好而光明,曾经如黑云压抑着内心的轮回游戏好像再也没那么可怕了,只因为叶轻眠死了。

“花哥,咱退出吧。”一个游戏空间内,一个男子对身边的同伴说道,“回去当哥普通人。”

“OK啊,终于可以解脱了,从来没感觉这么轻松过。”

“跟高考结束了一样。”

……

“这狗日的老王八终于死了,看来咱狗流撑到现在,终于有能看见曙光了。”一个男子满脸爽快的感慨道。

“没错,我这辈子还真没想过,一个人死了能让我打心眼儿里高兴。这叶轻眠…也算是值了。”

……

“纱姐真霸气啊,终于做到了啊!”另一个游戏空间,一个落叶之纱的成员高呼道。

“妈妈万岁~落叶之纱无敌。”

“这下再也不用担心什么时候就挂掉了。”

……

“死透了没?多插几刀啊喂!”又是一个游戏空间,一个女子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监察者都在,肯定死啦!”旁边的女伴长呼了一口气,“小妍,这次不争了,我打算退出了。”

叶轻眠所在空间。

“轻纱,这里的事差不多结束了,我送你回去现实世界。”希看着麻木的叶轻纱,有些心疼的说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忘了叶轻眠吧。”

下一刻,叶轻纱回到了现实世界,但是她眼前的画面似乎还停留在那山顶,被破梦之人洞穿了心脏的叶轻眠身上。她一直有个疑问,还没能说出口,可是或许再也没有机会了。

未来之城。

“我见过你。”佘璇仔细的看着花织,回忆道,“灵隐观,三清像前。”

“对,我们见过。”花织回之以微笑,并友善的伸出了手,但却被佘璇无视了。

“你跟叶轻眠认识?”佘璇有些冷淡的问道。

“对。”

“你也是圣经能力拥有者?你通过了天路?你隐藏的好深。”佘璇说道。

“我的事情有点复杂,可能一句两句说不清楚。”花织想了想,说道。

“我喜欢叶轻眠。”佘璇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却让花织和春江浅田同时楞了一下。“也许我说的太直接了,但是我不希望有人跟我争,他只能是我的。”

花织微微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我们之前就在一起过,只是因为一个误会暂时分开了。这些他没有跟你说过吧?”佘璇说道,看起来根本没把花织当做对手。

“呵呵。”春江浅田嘲讽的笑了两声,不善的看向佘璇,“你算什么东西?”

“神母…”佘璇瞥了一眼春江浅田,随后脸上浮现出了疑惑,“世界之主?”

听到佘璇的话,春江浅田立即紧守心扉,“你能看穿我的思想?”

“别把自己搞的那么紧张,用混乱的思维阻挡我,不会很累吗?”佘璇转头看向花织,“没想到你的身份还挺神秘的,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叶轻眠是我的。”

或许是春江浅田思维里的东西过于震撼,佘璇放下句狠话就转身离开了。

“神母大人,她应该…没看到太多。”春江浅田有些心虚的说道。

“这个人…好讨厌。”花织歪了歪嘴,很不喜欢佘璇的这种感觉,锋利、危险、富有侵略性。

轮回游戏空间。

“完美。”看着倒在地上的叶轻眠,希得意洋洋的打了个响指,“破梦之刃钉死在他身上,他翻不了身了。”

“的确,所有的意外都应该被你封堵住了,看来我们的合作还蛮愉快的。”山香爱笑了笑,现在亭子里只剩下她和希两个人了,气氛看起来很和谐。

“那我作为庄家,继续出牌了?”

山香爱皱了皱眉头。

“在和你商定了落叶计划后,我以为我们可以携手同心的好好处理掉叶轻眠了。但是直到叶轻眠找到了我。”

“叶轻眠联系了你?他跟你说了什么?”

“除希计划。”希微微叹了口气,“我本以为你会随便编造一个故事让他进入我们的陷阱,而除希计划也不过是一个队叶轻眠的诱饵,不过当我得知除希计划的细节后,我发现你的野心似乎有点大啊。”

“利用空间连锁坍塌,给我开启能临时介入轮回游戏的权限,然后引我进入你的圣经世界,借此来永久封印我。山香爱,你好大的胆子。你就不再也见不到你的丈夫和孩子了吗?”

山香爱不慌不忙的坐着,好像一切都跟自己没关系,“你说我心胸狭窄也好,说我睚眦必报也好,但我就是这么一个人。至于我的家人,这就不劳你操心了。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已经知道这是个陷阱了,你准备了什么手段逃出去吗?”

“如果我没信心反制你,我又怎么会这么大胆跳进来?”希冷淡的说着,但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你固然设计了一个危险的囚笼,但你可能没发现,在你囚笼的外边,是一片更大的监狱。”

“什么意思?”

“原本我以为我们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完全没有必要互相厮杀。知道我发现你竟然敢图谋永久困死我,但你同样给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思路。敞开圣经世界,很大胆,所以我即使作为监察者,也并不拒绝学习一下。”

“你在我之前,覆盖了这个空间?”

“没错,既然知道了你要怎么做,我就提前一步。当你踏进这个空间的时候,已经陷入了我的圣经世界了,无论你再怎么折腾,也不过是在我的监狱里过家家而已。”希说道。

“可是我是在完成布局之后,才产生的空间崩溃让你进来的,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的计划是在叶轻眠进入轮回游戏后找到他,随后用你的圣经世界覆盖掉轮回游戏空间。所以我要想快过你一步,就只能在叶轻眠身上做手脚了。当他进入这里的第一时间,这里就已经被我先一步布置完成了。”希终于露出的胜利的笑容,“之所以还要等你们崩溃空间,或许只是一时兴起,想来听听你们的遗言吧。当然,让轻纱杀掉叶轻眠也是我计划的一部分。”

“你就不怕我通过你的挑战,夺了你的能力?”山香爱皱眉道。

“别做梦了,你或许并不清楚。当能力者成为监察者之后,就要放弃掉自己的圣经能力,但我们依旧可以运用时空的力量,这来自于掌控者的圣经投影。”希说着,石桌上出现了一个光球,“你可以看看通过这个挑战的流程,或许你会绝望。你面对的不是我,不是能力者的圣经世界,而是掌控者的权威。”

就在希说完之后,光球发出了声音,“欢迎大家来到轮回初选,如果说人类作为空间三维加时间一维的四维生命,那么请阐述空间二维加时间二维的四维生命的存在形式和文明构成,并分析空间二维加时间二维生命与空间三维加时间一维生命在升维过程中的异同。”

山香爱罕见的呆了一下,眼皮子神经性的跳动着,“算你狠。”

“收起你的心思吧山香爱,掌控者大人准你重入轮回是为了对付叶轻眠,而你却将矛头指向监察者,那么我只能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了。你想用圣经世界永远封禁我,那么你就自己尝尝这种感觉吧。”

“对了,顺便劝你一句,下次最好找个靠谱点的合作伙伴。”希嘲笑的指了指叶轻眠,“比起设计我,这家伙好像更希望你死呢,否则我也不会借此知道这么多事情。”

“你们两个如果互相真诚一些,或许今天在这里等死的就是我了。可惜,你们偏偏人心不足蛇吞象,都想借着这次机会除掉对方,但是别忘了,我才是压在你们头顶的那个人。”

“现在,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山香爱面无表情的抬了抬眼皮,“如果轮回初选最后一轮报销了,你说会怎么样?”

“怎么?想引起大范围空间连锁崩溃吗?”希不屑的说道,“知道你们有这种想法,所以我也么闲着,所有有肯能出现问题的地方我都仔细研究过了,没用的。”

“那祝你好运了。”山香爱诡异的笑了一下,下一刻,监察者希的感知内,大大小小的游戏空间开始一个个的崩溃。

“垂死挣扎!”破坏的空间比希想象的要多,但是似乎仍在可控范围内,不过这个世界的轮回候选者,怕是要大幅度减员了。

地上的叶轻眠全身颤抖了一下,似乎是轮回徽章的复活生效了,但是心脏上的破梦之刃再次破坏了一切生机。

中国人民第一医院怎么样
中国建筑二局职工医院怎么样
防城港妇科医院
宜昌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权威的白癲风专家
分享到: